用自己文字写别人的故事

心里会开花的姑娘


你相信缘分吗?

我相信这世上有一种人,在见到第一面时就注定了要羁绊一生,

就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

 

(一)

 

今年7月底,我收到一条微信消息,是醉马书社群里发来的,

“冲哥,去武汉要不要约一起呀?”(语音转文字)

当我听到这条语音消息时,我脑中已经开始盘算编什么理由跟老板请假会批呢,现在买票还来得及吗,甚至连要不要理个发都在脑袋瓜子里过了一遍。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听歌看书的平静如水的我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呢。

这事也得怪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毕业前夕,我答应过她,只要需要,冲哥就在,千里迢迢,在所不惜。

她叫云中君,是我大学同学,好哥们兼密友,还做过一个月的邻居,后面解释邻居这事。她是一只山西姑娘,爱吃醋,不穿高跟鞋就没我高,长发带卷,做人做事都很豪爽,她笑起来特好看、特舒服,能把你那小心脏都给融化了。

五年前,我和云中君在武汉相识,一个学院不同专业,但关系却比同班同学都要好,那时候才大一,每年寒暑假她坐火车回老家,在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都会收到她发给我的一条很温暖的短信,大意是很高兴我们能相识,虽然平时没有太多交集,但心中一直有对方,最熟悉还是那句: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我本是一个感性的人,尤其是在这种离别之际,这样一条短信可以温暖我整个冬天,我甚至会相信她所说的,我想要的岁月最终都会给我的。

 

(二)

 

第一次见云中君,是我们学生会迎新那会,想想那时她也才20岁。

学院刚从新校区搬到老校区,迎新需要来回跑,当我们还沉浸在被人唤作学长学姐的兴奋劲里时,一天的迎新工作结束了,晚上我们得从新校区坐校车回老校区去,她那时候还有些书需要搬,她最好的闺蜜张小雅和我一个部门,于是顺理成章我就得帮她拿书了。

我也记不得路上我们聊了些什么,总之说不出什么原因,对她印象特别好,回宿舍后,我就给她发了QQ消息,告诉她对她很有“感觉”。我有个神奇的地方,我一般见到特有感觉的朋友,无论男女,我会毫不隐讳地告诉他。

于是我俩的缘分就从那一次帮她搬书开始了。

我们平时不在一个班,上课基本不在一起,所以只有在学生会开会时才会碰见,然后聊几句,一起去食堂吃饭。但也都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和她彻底熟起来是在图书馆一楼那次,我们长达4个小时的聊天,都不带喝水的,打破了以往聊天的纪录。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学姐要毕业了,一起录制一个视频送给学姐作为毕业纪念,说了一些回忆和矫情的话,话匣子打开了就很难回来,不知不觉就聊过了头。我们互说对方的优缺点,说自己对周围同学的看法,很多观点都不谋而合,只能用四个字形容:相见恨晚。

可能在别人眼里,她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话说回来,大一还不认识她时,常会在学校的路上看到匆忙行走的她,看着她疲惫地给很多路人打招呼,我当时就纳闷,这么普通的姑娘咋认识这多人呢,事到如今,自己也沦陷了,觉得她真是个大美妞。

有一次我们专业课老师要我们拍一个短片,作为结课作业,题材不限,于是我自己想了一个“静心公益”的主题,不假思索的我就想到了心目中的女主角——云中君,我想象着她穿着一袭长裙,纯白色短袖,和青春的帆布鞋的安静模样。

她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在我没有提醒的前提下,她穿了所有我想象中的颜色和衣裳,浅蓝色的长裙,是我最爱的天蓝色。

于是,一个阳光的下午成为了我们永恒的回忆,我们一共四人拍了很多视频和照片,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后来这些照片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视频被我剪成了一首歌曲MV——《想把我唱给你听》。

“这个夏天,最喜欢的人儿和最爱听的歌,都有了”我偷偷看了她发的微博,心里也暖暖的。

 

(三)

 

好像青春的日子总和夏天有关,我们最最难忘的还是大三暑假的那个夏天,我们成为了邻居,她住在辅导员办公室,我住在自己工作室。

白天各自做各自的事,到饭点了一起吃饭,晚上一起看好声音或者快乐男生,董小姐和南方姑娘也是在那个夏天攻陷了我们还没来得及防备的心墙。

因为考研,她留在武汉没有回家,我因为中途放弃了考研,也留在了武汉。

开始我们说好做对方的研友,相互鼓励,相互监督,那段时日我也很满足,图书馆一楼的考研室里,她就坐在我前面一排,对着我坐着。

一天晚上,我进去考研室,看见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坐在我的座位上,又不好意思赶她走,于是我想了一个法子,给云中君发短信,让她过来说位置是她的,很快,头发湿漉漉的她就出现在了我眼前,估计是还没吹头发就匆匆赶过来了,她总是这样,给人无言的安全感。

顺利地将那位陌生姑娘赶走后,她也不走了,坐在我对面,开始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聊天和策字,什么都聊,也是这次我发现了她策字忽悠人的本领。

她湿答答的头发我只见过两次,另一次也是在这考研室里,有一次我来图书馆来的太早了,见她未来,就催促着让她快来,我坐在她的座位上,给她的小娃娃拍照发给她,还给她写了一张便利贴:人生就像坐公交车,爸爸是司机,妈妈是售票员,在众多的乘客中,至少会有一人,和你不是同一站上车,却去往同一个地方。

我放弃考研的节点是在我去长沙回来后,回学校时很晚了,我去考研室坐了一会,她也在,回宿舍时帮她提着开水瓶,高兴地差点就把瓶子给甩出去了。路上,我似乎听见她同班的女生在窃窃私语:哎呦,某人回来了,立马就从女汉子变女人了。我从未觉得她是女汉子,在我心里,她是那么的温柔和大方。

我亲口告诉了她,我不考了,她当时应该有点失落,我那时也是真的看不进去书了,但我每天依然起来很早,我在工作室,她在考研室。每次只要金书记带了好吃的,我总会先想到要拿给她,以至于一个化了的雪糕把她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张小雅总说我偏心,对云中君偏心,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行为由心生,又怎能瞒得过自己和别人。确实,当我在宿舍里洗澡,内裤和上衣忘在了工作室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她,她很不情愿又害羞的帮我把衣服拿到了我的寝室。经过这次,很显然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层。她当时肯定不知道我躲在浴室里坏笑,哈哈哈哈!

 

(四)

 

我想那个夏天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因为前方还有太多的事等着我们去做,以至于我们毕业时都没有好好告别。

毕业后她回了老家山西,据说每天在家里晒太阳睡觉,我们有一个微信群名叫醉马书社,经常会在那里汇报近况,写写文章发表在公众号里,它成了我们相互联系的一个纽带,也达到了当初创建它的初衷。

一直很安静的群,突然收到她要回武汉的消息,也使得我激动不已,于是我在群里回复她,

“我来请假,跟你玩比较重要”在说这句话时心里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武汉那座城市有我们太多的美好回忆,单是想到和她在学校走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路,就已经诗意的不行了。

收拾行李,赶火车,我踏上了归乡的旅途。比起西藏和云南,我更喜欢这种说走就走的重逢。

我比她先到,一定要去接她,我想好了见到她后一定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清晨的武昌火车站依然是人来人往,一碗热干面后,我站在出站口等她出来,因为等着想等的人,心里都是幸福的。

看见她了,我其实身体是疲惫的,但却很精神,她带着墨镜朝我走来,倒是她先主动抱了我,我就知道很多时候不要先想好剧情,不然到时候一定会被改戏,好在殊途同归。

“你瘦了”这是我见她说的第一句话。

她真是瘦了,身材越来越好,匀称紧致,多了一份女人味,但一开口说话就破坏了整个氛围,因为她说话时总是手足舞蹈的,就像《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

我们俩站在站台等着熟悉的538路汽车,各种搞不清楚状况,只顾着聊天,上车后,我们止不住地一路狂聊傻笑,坐我们前排的大叔大妈不时地回头看我们,估计心里在想:现在的小年轻90后,怎么都跟没吃药一样。

聊着聊着我脑中突然想起《山阴路的夏天》这首歌里的一句歌词:我多么想念你走在我身边的样子。我止不住地说了出来,我聊天有跳跃性,经常冷不丁地插上一句。

我们在学校旁边找了地方休息,累了就躺着,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这样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还是在酒店的房间哦,我保证,当时真没动歪心思好么。

不知道为何,当时很想让时间就停留在那一刻,她慵懒地靠在在窗边,阳光照射过来,很美,是真的很美,时间也很美,我想起了顾城的《门前》这首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而每到这种时候我都会想起我的童年——最无忧无虑和最快乐的时光——我和爸爸妈妈、姐姐一起看电视剧,所以在内心里我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打开电视,就听到了何书桓和依萍的声音,没错,是《情深深雨蒙蒙》,要不要这么狗血,琼瑶阿姨你是故意的吗,这时候手足舞蹈的小燕子变成了陆家小姐,很端庄地开始看电视了,估计是累了吧。更神奇的是,我们竟然看得津津有味,不想换台。

第二天我们在学校走了一遭,去了主楼、院办、图书馆一楼和四楼、我们的宿舍,为什么要去图书馆四楼呢,因当时她不喜欢图书馆一楼考研室的氛围,所以一个人搬到了四楼,记得那会我有事没事就喜欢去找她,我知道无论晴天或雨天,她都会在那里,就像一棵树一样,在我记得的地方,不会弄丢。

我回武汉没有给那个学姐打电话,云中君让我赶紧打一个,她总是这样,说一些我很想听的——带有批评意味的话,因为我有时太任性。在电话中,学姐问我和谁在一起,我说一个同学,云中君笑了,我该如何定义我们的关系呢,我不愿过多的将她暴露,不想到处跟人家说我和她有多好,也不想和别人分享,这应该就是私心吧。

离开武汉的时候,我很不舍,比毕业那会还要不舍,因为我们有太久没有在一起了,我见完别人给我介绍的女孩后,就特想见她,一定要见她最后一面了我才安心回广州,一定要主动拥抱她后,我才能对这次武汉之行不留遗憾。

在2号线中南路那一站,我深深地拥抱了她,然后放手,眼睛不敢再看她。回到广州后,我感觉自己变成了诗人,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我听着缓缓流动的轻音乐,正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写下了《云想衣裳花想容》这首诗:

 

走近你,靠近我

你低头细语,我喃喃回应

不记得说了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说

阳光偷偷看了你一眼,笑了

你倚在窗边,宛如一首诗

时光如这般慵懒的美好

却也在流逝

 

纯白的绸缎有了颜色

那是羞涩的

像百合的盛开

它也在等一个故事

 

下雨的黎明,你未曾醒来

我惦记着你的离去

你爱慕着你的倦意

雨停了,你走了

我在落叶下翘首以待

为这最后一面

我愿花光所有的缘分

那是虔诚的

像文竹的花蕾

它也在等一个人

 

我想出一本自己的诗集,名字叫做《献给云中君的诗》 。


云,现在已是深夜凌晨一点,你在干嘛呢。

看了大冰的书,很喜欢杂草敏的故事,我知道你比我先知道这个故事,在一个安静的午后,你走在两旁绿树成荫的小路上,从广播里听到的这个故事,我猜那天的夕阳一定很美,因为有你经过,你告诉我当时你被感动到了,我看了文字又何尝不是。

读完故事,我当时立马想到的是你,虽说你叫我哥,但很多时候都是你在教我为人处世,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成熟,当时我就有一个念头,我也要为你写一篇文章,乖,摸摸头。

在我空间的留言栏里留言最多的是你,那些文字每看一次,温暖一次,感动一次。

在你身上我学会了珍惜和知足,我们即使隔着万重山水,也都在相互取暖。

很高兴你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中传研究生,为你骄傲。

我也很感谢我的生命中没有错过遇见你,感谢所有一切把你带到我身边的力量,也谢谢你能原谅我时而的孩子气。

我路过一些城市和村庄,见过很多漂亮姑娘的笑容,但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笑容那样让我温暖和喜悦,在微信里听到你熟悉的声音,一切的烦恼和忧愁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此刻我在南方的家中,有兄弟有音乐,旁边放着大冰的两本书,不用手机的女孩儿和杂草敏的故事依然感动着我,我相信你在北方也同样被这两个故事感动着。

过去的那些短信,我都记在心里,我依然记得对你还不太了解时凭直觉对你说的那句话:你是一个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疼爱的姑娘。

希望我们身在江湖,永远惺惺相惜,你是一个心里会开花的姑娘。

 

                                                                                     风二中

                                                                    2015年9月3日于广州黄埔古港


评论

© 風二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