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文字写别人的故事

朵儿朵儿
知否知否
去吧去吧
我心我心

我有一把吉他
曾经是我的最爱
我去到一个城市工作都会带着它
长大了 成熟了
总要背负生活的庸庸碌碌
如今它已布满灰尘
我似乎觉得自己很像它
因为我心也是凡尘渐染
迷途上看不见光亮
得过且过 随遇而安
我还记得以前每次弹琴前
我都会仪式性地洗手正衣冠
深呼吸 保持内心的纯净与善良
去轻轻抚摸它 弹响它
那个声音让我感知到生命的力量
敲击着我 洗涤我堕落的心灵
到现在 这已经是一种习惯
我想说 不管生活如何艰难
梦想如何遥不可及
我依然会坚持下去
世界并不嘈杂
只是你的内心不够安静
如你 如我
把握生命中这点光亮吧

人要么精彩的活,要么就去死。

人生最重要的是内心的平静与从容。

为什么会同时认同这两句话,它们矛盾吗?

路人
作者:西贝
不知为何,明明想和你说话。
却骗你说,风雨正好,该去写点诗句。
不必嘲讽我,你笑出声来,
我也当是天籁。
不必怀有敌意,你所有心计,
我都当是你对我的心意。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
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灵魂。

关于选择

之前有过纠结工作是选择新闻还是广告,就像很多同学在学校选专业方向时一样,现在想来,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呢,两者都有自己憧憬的地方,那就不选择好了,没有那么严肃和严重,人生这道选择题是可以空着交白卷的,因为不正确的选择也会导致正确的结果,正确的选择也可能导致不正确的结果。余华坦言: “我觉得我所有的创作,都是在努力更加接近真实。我的这个真实,不是生活里的那种真实。我觉得生活实际上是不真实的,生活是一种真假参半、鱼目混珠的事物。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北京的秋雪,等你来!

碎花树影的马路上一尘不染,高高的老树枝上绿叶稀疏,电线横在马路上空形成最古老的弧线,马路上寂静冷清,一辆蓝色货车就停在不远处,踩着单车的邮递员少年害羞地向后张望,道路两旁尽是矮房子,马路的尽头并不长,或许转角处还有更美的风景,在等着。

阳光照射下的建筑和树体染上了一层霜白,除了绿蓝白和影子的暖灰,再没有其他。在这深秋的季节,却给人一种初冬的即视感。

这是童年记忆里的风景,是现实世界里如梦一样的景色,第一次见浮想联翩,美到不能自已,再往下看,不,它经不起人的过多驻足,多看一眼,它的光芒便会减弱一点。

南方的秋天太短,这应该是北京的秋天,正是午后,离黄昏的到来还有些时间,遂想到志摩的那句...

1 / 2

© 風二中 | Powered by LOFTER